栏目导航

教育新闻 军事新闻 星声星语 女性生活 汽车资讯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社会文化 体育新闻 热透新闻
历史咨询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小说:我辞职离开公司回家,妻子在等我,但她却是要对

发布日期:2020-09-06 07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别人不行,我们一定能行。”

崔洁不会这么做。

方美贵自信满满。

她是个实用主义者,或许是因为她得到的太少,所以会更现实地考量问题。不用我说,她就会想如果夫妻俩都辞职,那经济上该怎么办?女儿该怎么办?就算要辞职,也要想好稳定的退路。

好好经营,扭亏为盈或许勉强能做到,但你说未来怎么光明,那就属于画饼充饥。

我哭笑不得。

“你别不信。”

她踢了踢柱子,有粉尘扑簌下落,皱了皱眉头:“就是形象得好好整整。”

但是少了那种冲动,总让人觉得有点缺憾。

当时经济大发展,社会飞速前进,袁文博占到了风口,现在再想创业起家,可不像是以前那么容易。

我以手扶额:“就一家面馆,你就想到上市了?方总,你果然是强!”

方美贵还在研究这这份资产:“你让我来管这儿也行,乾源记有品牌有资源,只要想办法整合好了,一样是个网红。只要流量上来,到时候放出去连锁也不难,等融资进来,就可以推出去准备上市。袁老头不算太坑,这地方能弄好了,也能捞不少。”

“总而言之,我辞职信也交了。”

又是个我们。

刚才袁樱也是来个“我们要了”,方美贵这会儿来个“我们能行”,我怎么就和你们“我们”了?

方美贵瞪眼:“当初袁文博不也是一家小餐馆起家,做到今天这个规模。人家可以,你也可以。”

我心理很清楚。

得。

“那种机会可不容易再有。”

这么理性对于把握人生来说不吃亏。

现在看起来,乾源记唯一值钱的也就是这块百年的老牌子,还有一份与市政签的相对比较低廉稳定的长期租约??当然这份租约还是有巨大限制,否则别的不管,光把门面转租就能覆盖掉人员工资还能赚点。